一隻舊的音箱,要從杭州發快遞到南京,沒出江浙滬的範圍,理論上運費6元足矣。但是,發快遞的人要求按體積計算快遞費,這麼一來運費變成了56元。而一隻舊音箱,在電子市場估價也不超過30元。
  平常人看到都會覺得有點奇怪吧?這裡面裝的是黃金還是鑽石?下沙公安分局禁毒大隊副大隊長單一,果斷決定,拆!
  拆開音箱
  掉出一包冰毒
  “投遞的時候有沒有檢查過?”單一詢問快遞員。得到肯定的回覆後,他把音箱提了起來,仔細看了看底部。
  “有兩個螺絲釘擰掉了,裡面估計有其他東西。”
  打開攝像機開始攝錄,在快遞公司員工在場見證下,單一麻利地卸掉音箱底部剩餘的2顆螺絲。
  取下蓋板,一個透明的密封袋露出來,裡面是白色晶體狀的顆粒。冰糖?“冰毒。”與各色毒品打過太多次交道的單一立即認出密封袋里的東西。檢測結果也證實了他的自信——150克冰毒。
  誰投遞的?發到哪裡?收貨人是誰?11月15日當天,下沙警方展開了行動。
  推開門
  一腳踩進“吸毒吧”
  沒有打草驚蛇,緝毒警們當了一回臨時快遞員和押車員,坐在物流卡車上連夜從杭州趕去南京。
  11月15日晚,單一帶領禁毒大隊的3名民警在16日凌晨1點的南京街頭出現了。
  凌晨3時許,物流公司告訴民警:剛纔買家來查詢物流信息了。一切照常。早上8時許,快遞員撥打了快遞單上的收件人電話,預約投送快遞。
  8時30分許,躲在暗影中觀察許久的楊某,覺得安全了,走出單元門,走向快遞員。
  單一和其他民警突然出現,迎了上去。楊某戴上手銬,已經癱倒在地。
  杭州警方還不打算住手,進樓推開了楊家大門。饒是民警見多識廣,進門口也嚇了一跳:昏暗中,4個目光獃滯的男子歪在房間里的沙發上。橫七豎八的幾個“壺”,在茶几上放著,一股極有特色的氣味在房間內瀰漫繚繞。
  “這是個毒吧?這裡在開吸毒派對?” 杭州趕去的緝毒警也忙不過來了,迅速進行現場控制,並且向當地警方通報情況。下午3點,杭州下沙的緝毒警總算可以帶著楊某和繳獲的150克冰毒,踏上歸途。
  他說吸毒是為
  看監控的時候提神
  押解路上,楊某開始給民警講故事了:他是江蘇人,今年45歲,年輕時,是銀行運鈔員;年紀大了之後,改做銀行的視頻監控員。他給自己找了個吸食冰毒的理由:改做視頻監控之後,經常熬夜。“聽朋友講,吸食冰毒能提神。”他現在每天要吸食1克。
  用音箱藏毒並通過快遞發貨這招,誰想出來的?楊某說,今年8月,他在南京當地網游平臺“四拼一”上認識了杭州的玩家“阿男”。
  同為“毒友”,兩人很快熟絡起來。11月14日,楊某來到杭州,和“阿男”見面後,以低價從“阿男”手中購入了150克冰毒,夠他吸個小半年了。
  他怕隨身攜帶毒品上不了路,“阿男”給他出了個主意:發快遞,還幫他找了個舊音箱……
  涉毒還涉黃的“冰妹”
  被一窩挖出
  “阿男”是誰?他的上家又是誰?平日里的下家又是誰?下沙緝毒警們還沒從南京回來,送回來的線索已經讓戰友們坐不住了。
  11月16日上午,跟南京抓捕幾乎同時展開的,下沙緝毒警的另一路人馬直奔杭州市下城區的一個住宅小區,找到了跟“阿男”積極互動的李女士。
  警方敲開李女士家門的時候,又發現一窩生活在奇怪氣味中的人類。在不到100平方米的屋內,住著李某夫婦和3個小姐妹。民警執行現場尿檢證實,除了李的丈夫,李女士和她的3個小姐妹均為尿檢陽性。
  在她們房間,警方現場共搜查出冰毒30克,麻古20克。李某和姐妹們都在杭州的黃龍酒吧街上班,她是經理。她說,平時為了追求刺激,大家都喜歡“來兩口”。
  民警三問兩問就發現,以李某為首的這一窩人,真是黃毒不分家。不光涉毒,還涉黃。她們在兜售毒品的同時,還為“癮君子”提供特殊服務。她們說,這叫“特色服務”,以此可以提高毒品銷路。
  這一“特色”,就把自己“特色”進去了。截至目前,楊某、李某等5人因涉嫌運輸、販賣毒品,被下沙警方依法執行刑事拘留,案件還在進一步深查。
  (原標題:送個舊音箱,快遞費為啥這麼貴裡面裝著黃金鑽石?還是……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整修

nb50nbhu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